關於雞蛋改用一次性包材的爭議:嚴格落實管理才是重點

謝昇佑 2020/08/20

「真正該思考的問題 」

關於雞蛋的包裝是否該改用一次性包材,或是使用塑膠箱清潔後回收使用,我認為其實正反方的爭吵是建立在錯誤的問題上。所謂錯誤的問題不是說,哪種做法比較環保、哪種方式比較科學,或者防疫漏洞等這些問題不重要,而是如果我們思考問題沒有放入社會脈絡,恐怕得出來的結論就算是符合科學,實際落實到社會上,結果可能跟預期的相差十萬八千里。

「問題的關鍵」

這麼說吧,應該「要求塑膠箱清潔後回收使用」還是使用「一次性包材」,並非整個爭議關鍵之所在。
問題的關鍵在於:如何落實有效的管理。

「論述推演釐清問題」

假設今天我們站在「反對一次性包材」的立場發問,我們無法確定「業者使用一次性包材會不會回收,又如果政府有能力管理業者使用一次性包材,且不重複使用,為何無法管理業者清洗塑膠籠?」,別懷疑,現在果農就會回收紙箱重複使用。
這時我們會發現,關鍵問題其實是出在「管理」。只要管理的好,重複使用或一次性包材都不是問題。管理不好,用什麼都可能會有問題。因為一次包材回收使用是完全無法清洗的,因此,一次包材若被回收使用,到底會不會比沒洗乾淨的塑膠箱嚴重,就很難說了。

坦白講,我對台灣政府的管理能力是有疑慮的。我相信大多人跟我一樣,絕不相信,今天要求業者使用一次性包材,大家就會乖乖地把包材只用一次。如果是這樣,我們又何必自欺欺人?何不正本清源面對管理的問題呢?先有效提升政府管理的能力和效率,再來討論問題。而事實上,只要我們看到問題出在政府的管理能力,就會發現兩方爭吵的真正關鍵點了。

「管理能力導向的選擇機制」

假如台灣政府是一個有管理能力的政府,今天應該怎麼選擇材是最好的呢?

無疑地,站在環保的角度,如果能夠確保業者回收使用都一定經過完全滅菌的程序,那麼,當然是支持使用回收包材。很可惜,這個社會並不是這樣,在現實社會上,要做好「確保完全滅菌」這件事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它必須投入相當高的設施成本以及定期檢驗確保安全。
這些成本投入可能比使用一次性包才高,也可能比使用一次性包才低。

如果我們假設:「使用回收所必須投入的消毒設施成本高於使用一次性包材,且政府能夠有效完全落實蛋農的衛生管理」,那麼經濟理性的多數業者自然會選擇使用一次包材。不然,就是他懷有環保理念,願意多付出成本。

相反,假若業者投入消毒設備的成本會比使用一次性的低,那政府則應該落實管理,要求業者加裝消毒設備。也不會有「要不要改用一次性包材」的爭議。

發現了嗎?關鍵問題在政府的管理能力。只要管理到位,生產者自然會選擇他最經濟且合適的方式;而我個人大膽猜測,政府若真做好管理,不用要求,業者自然多數會使用一次性包材的(因為我粗估,相對於設置消毒設施,一次性包材將反而變得相對便宜),到時候我們再看看有多少業者會為了「環保」,而使用成本高的回收容器。

然而,政府似乎沒有意識到,就是因為它本身的管理能力差,才讓這問題變複雜。使用回收性容器有打混摸魚的空間,抗議保留一次性包材的業者才會抵死不從。但政府若因為洞悉這些主張者懷的鬼胎,以為強推一次性包材就能解決問題,那也是太過天真。倘若政府不徹底正視「管理能力」差的事實,就算推一次性包材,業者也會衍生出各種取巧回收的辦法,搞不好這反過來讓防疫問題變得更嚴重。 對於環保主張者,我則奉勸,我們也要認清事實,因為「環保」是有社會條件的。如果我們的社會條件就是「做不好管理」,各種形式的回收使用也可能造成的生態災難,甚至可能遠遠大於一次性使用所製造的垃圾。

最後一句話:在真實的人類社會中(相對於實驗室或象牙塔),「食品安全是管理出來的;環保也是管理出來」。
如何管理,才是重點。

標籤 hashtag


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

好食機農食整合有限公司
電話:02-2795-5037
E-mail:service@howsfood.com
地址:台北市內湖區新湖三路288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