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上下游報導】不是勵志故事之蟹老闆誕生記》謝昇佑及其翻轉資本主義的好食機

楊語芸 2021/05/02

美國動畫片《海綿寶寶》中,主角之一蟹老闆是個唯利是圖的奸詐商人。同樣也叫「蟹老闆」,好食機農食整合有限公司的負責人謝昇佑卻是「利字放兩旁,道義擺中間」的商人,合作經濟是他翻轉資本主義的中心信仰,蟹老闆說,「賺錢很重要,但是社會基礎工程沒做好,賺錢也不會幸福。」

年少時漫無目標 退學闖禍樣樣來

身為家中老么,謝昇佑是阿嬤帶大的屘孫,國中時期在嘉義太保度過,農田寫滿他成長的敘事曲。不過在這恬靜鄉野長大的謝昇佑,卻有躁動的靈魂,在同學家看到池塘,不由分說就往裡頭跳,菱角刺得他傷痕累累,被同學媽媽取笑:「哪會遮爾憨,欲自殺嘛毋免跳菱角池啊!」

「每天都不知道要幹嘛?」謝昇佑回憶高中時期的青春歲月,身邊不少同學都在吸安非他命,他雖不好此道,但抽菸、打架、砸店、騎車鬧事,一樣也沒少做過,純然就是費洛蒙作祟。

如今講來談笑風生的過往,例如高一就被學校退學,「那是一所基本上只要交學費就可以唸的學校,我還可以被退學,厲害吧?」或是轉學到佛光山辦的普門高中,「全班49個人,只有 7 個同學從高一就入學,其餘都是全台灣各地被退學、轉學來的學生,同班同學年齡可以相差5歲,很精彩吧?」點點滴滴聚攏成百感交集的青春墓誌銘。

被工廠廠長勸退 人生轉彎到「靠筆吃飯」那一行

被工廠廠長勸退 人生轉彎到「靠筆吃飯」那一行

從來不唸書的謝昇佑,「莫名其妙就拿到高中畢業證書了。」之後他到三重一家工廠上班,學習配電、配水、配線,因為瘦弱,他不太能搬移重物,在工廠那種雄性荷爾蒙充斥的地方,極易被霸凌。廠長勸他:「阿佑,你隨便考個大學都好,要想辦法靠筆吃飯啊,你拿榔頭會餓死。」

但謝昇佑從國中開始就沒怎麼唸書,還是靠同學的妹妹弄齊了一套標準版,才知道高中課本長什麼樣子,聯考保證班拒收他的學費,「他們說我這個樣子沒辦法保證喔,」當時也不知道自己的志向、興趣是什麼,只求有個大學混文憑就好。

但老天給了他一個比「混文憑」更好的機緣,他考上實踐大學社工系,人生至此大轉彎,「從小流氓到台大博士」的勵志故事開始搬演,為「蟹老闆」的問世進行暖場。

從不唸書到台大博士 「只是找到人生方向而已」

大學生謝昇佑比其他新鮮人老成,初出聯考藩籬的青春小鳥們開始忙著騎車夜遊、泡酒吧,但都是他高中就已經玩膩的把戲。還好當時有個被台大退學的文青「淪落」到實踐來,謝昇佑跟著他讀課外書、逛小劇場,大開眼界。

「我覺得自己有一顆哲學腦,」謝昇佑趁地利之便,常常到東吳大學社會系、哲學系旁聽,《康德三大批判理論》他一個旁聽生從頭啃到尾。碩士班明明考上國立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榜首,他卻選擇私立東吳大學社會研究所就讀,找到人生歸屬的自信,慢慢展現出來。

碩士班畢業後,他考上台大城鄉所博士班,這哪裡是當年被私校退學、跟司法打擦邊球的高中生可以想像的「後來」?不過謝昇佑說,別把這看成勵志故事,「就是找到自己的方向而已」。

從學運走到社運 幫夥伴找到舞台

長期浸潤在社區經濟、組織、理論中,謝昇佑從大學就曾在地下電台「青年之聲」當主持人,暢談他眼中的公平正義;博三那年,海協會會長陳雲林訪台,爆發「野草莓學運」,謝昇佑秉持關心社會的一貫精神前往參與。在那之前,台灣已經很久沒有大規模的社會運動,大量捐款湧入,本來沒有打算持久抗爭的學生,完全不知道要如何處理那幾百萬元的捐款。

謝昇佑說,會成為學運的領頭羊是人生的偶然,卻是個性的必然,因為大家一一撤離,沒離開的人就要負責善後,「我的個性一直是什麼都怕,就是不怕麻煩。」他後來被推舉負責處理野草莓捐款民事信託,在運動圈中累積一定的知名度,從學運過渡到社運,順理成章。

野草莓之後,謝昇佑進入青平台基金會工作,在董事長鄭麗君的全力支援下,發揮組織能力,低調幫助許多社運團體的夥伴在各自關懷的議題上搭建舞台,甚至提供參與公共議題的青年生活費,幫助正在轉型的台灣社會,扶植(卻不干涉)許多公民團體與在地組織,一起達成改變社會的夢想,例如當時的農村陣線、反國光石化團隊。

經濟的結構性問題 唯有靠創業才能解決

在青平台工作期間,謝昇佑也找到自己的舞台。

因為擁有社會學與哲學的背景,讓謝昇佑看問題、想問題時有不同的視角,社會運動處理的就是公平正義,長期下來,他發現所有問題都根源於現代經濟系統被高度扭曲。

謝昇佑分析,所謂經濟活動,就是分工與交換,人沒有辦法靠自己存活,透過分工交換的方法達到社會整合,資本主義只是方法之一。

「學生時代會對現代資本主義的運作採取激烈的抗爭手段,但是進入社會就知道,我們沒有條件進行革命。」謝昇佑誠懇分析,比較可行的作法,是在資本主義制度中找到縫隙,提高它在未來被翻轉的或然率。

怎麼做呢?既然資本化的經濟活動嚴重破壞社會整合,就應該拆解經濟系統結構面,然後加以改進、改善甚至推翻,「這也是我會選擇創業的原因,我要讓資本回流到初級產業。」

農食整合 讓資本回流社區

好食機農食整合有限公司在2012年成立,謝昇佑強調,公司名稱是「農食整合」,而非「農食整合行銷」,不是行銷不重要,而是不談經濟結構的整合,單以故事包裝爭取消費者的愛心與信任,「是騙外行人而已。」

謝昇佑闡述,台灣的資本從初級產業往二、三級產業流動,基本上是單行道,就算回流,也不是以社區經濟的方式回流。他以永齡農場為例,說明大筆資金進入農業,只是把農業當成經濟效益的資本,忽略農村在生產作物之外其他的提供就業、社區安全等功能。「對我來說,這只是在農業裡耍資本的流氓。」

好食機要做的恰恰相反,他扶植與社區高度連結的小農,將農/食整合在一起,創造一種不同於資本主義的商業型態和體系,讓資本回流初級產業,也就是回流社區,那才是社會真實財力的基礎,「如果沒有好的社區網絡和社區經濟活動,戶頭再有錢都不一定幸福。」

找出小規模可以活下去的方式

好食機的經營理念是建立符合社會正義的「農食整合」模式,鎖定小農及小型農產加工者進行輔導、發展參與式小型加工管理系統,形成小型食農生產者的社會支持,並發展社群經濟共享模式,讓生產端、銷售端和消費端三者在資訊透明、資源整合的條件下,重建互信合作的社會。

以共生廚房的「紅姑娘蘿蔔糕」為例,謝昇佑聚攏了三方的力量,讓大家互補有無,共創優質產品。小農種植適合加工的粉紅色蘿蔔,但因為產量不穩定,與大型加工廠合作不易,自己販售壓力又太大;某些社區居民因為家庭、健康等因素離開職場,但仍需要工時彈性的工作增加收入;餐廳廚房的閒置時間沒有收入,卻還要負擔房租、水電。於是他媒合三方,委請食品技師設計配方和製程,讓社區居民利用廚房空閒時間,拿小農的粉紅蘿蔔來製作蘿蔔糕販售。

「一定有小規模可以活下去的方式。」這是謝昇佑創業的中心信仰,「我們現在缺的就是零組件,可以組裝成社區經濟系統的零組件,」像是小型加工系統管理、為合作經濟量身的管理知識,這些基礎工程都完善了,才有可能創建他心目中符合社會正義的社區經濟。

能夠付高薪給社會工作者 才是公平的社會

「可以說我一生懸命,要做好小型生產者的社會支持和管理系統,然後逐步發展社區合作經濟。」雖然說做產業的深耕或升級,是為了做對的事情,不是要賺短期的時機財,但謝昇佑仍舊設定具體目標:三年內要讓公司員工薪資翻倍!

社會服務和改造的工作是有價的,社會工作者值得給予高薪,「陪伴小型生產者、建構社區經濟系統,創造的價值讓整個社會皆受益,難道不值得高薪嗎?」謝昇佑強調,唯有證明社會服務不是功德而是事業,才是真正公平正義的社會。

本文章取至上下游的報導

想閱讀原文,請搜尋「不是勵志故事之蟹老闆誕生記」。


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

好食機農食整合有限公司
電話:02-2795-5037
E-mail:order@howsfood.com
地址:台北市內湖區新湖三路288號